您的位置: 首页 >经济 > 正文

穆长春谈央行数字货币: 研究了五年 正“呼之欲出”

2019-08-13 14:25:54来源:

记得2014年夏天的时候,周小川行长有一天讲,我们要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。当时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,比如为什么要在电子支付已经这么发达的情况下,还要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?该采取什么样的技术路线?是采取区块链还是采取集中账户体系?我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研究,也得出了一些成果。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回忆称。

8月10日,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,穆长春透露,2014年至今,央行数字货币DC/EP(DE,digitalcurrency,是数字货币;EP,electronicpayment,是电子支付)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,现在呼之欲出。央行决定保持技术中性,不预设技术路线,并采取双层运营体系。

双层运营体系

对于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的问题,穆长春表示,由于法定数字货币是M0替代,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,高并发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。去年双十一的时候,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笔/秒,比较一下,比特币是每秒7笔。以太币是每秒10笔到20笔,Libra根据它刚发的白皮书,每秒1000笔。可以设想,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,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。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,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。

记者了解到,DC/EP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。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;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,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,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。

央行做上层、商业银行做第二层,这种双重投放体系适合我们的国情。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,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。穆长春表示,采取双层运营架构有以下几个考虑。首先,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,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对于智能终端的接受程度不一样。在这种经济体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。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,意味着央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,会给央行带来极大挑战。从提升可得性、增强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出发,我们认为应该采取双层的运营架构来应对这种困难。

第二,采取双层架构也是为了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、人才和技术优势,促进创新,竞争选优。商业机构IT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比较成熟,系统处理能力较强,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,人才储备比较充分。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机构可以进行密切合作,不预设技术路线,充分调动市场力量,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,共同开发运行。

第三,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,避免风险过度集中。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要直接面对公众,涉及到千家万户,仅靠央行自身力量研发并支撑如此庞大的系统,而且要满足高效稳定安全的需求,还要提升客户体验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无论是从技术路线选择,还是从操作风险、商业风险来说,通过双层运营设计可以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到单一机构。

第四,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。单层投放框架下,央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,央行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,前者在央行信用背书情况下,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,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,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,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。

穆长春强调,虽然加密资产的自然属性是去中心化,但在双层运营体系安排下,DC/EP一定要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,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:第一,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。这种债权债务关系并没有随着货币形态变化而改变。因此,仍然要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;第二,为了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和货币调控职能,需要继续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;第三,指定运营机构来进行货币的兑换,要进行中心化管理,避免指定运营机构货币超发;最后,在整个兑换过程中,没有改变二元账户体系,所以应该保持原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方式,这也需要保持央行中心管理地位。

注重M0替代

双层运营体系会对货币政策带来哪些影响?

穆长春认为,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,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,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、100%缴纳准备金,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,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,具有无限法偿性。另外,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,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。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也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,这样就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。

来源:银行信息港

相关阅读

  • 滚动新闻
  • 大发快3官方资讯
  • 品牌快讯
  • 行业动态
  • 上市公司
  • 民营经济
  • 消费3.15
推荐阅读